本来一批11月交付的订单

  11月24日上午,位于广州番禺105国道上的美嘉国际服装城A座内部一片漆黑,三楼四千平方米的服装设计工作间悄无声息。一、二楼的格子间几乎都关着门,大门口处有几个人正向外搬着“家当”。

  由于从前一天下午开始服装城突然断电,导致全部租户无法开工,有人报了警,但更多的小租户则是在业主办公的行政楼前聚集起来。南都记者接到爆料赶赴现场后发现,这个沉寂多年、一度号称华南地区规模最大的专业服饰批发市场的服装城,因为租户的维权事件,重新引起外界关注。

  24日,南都记者接到报料后来到美嘉国际服装城。据了解,这个庞大的专业市场占地面积约22.6万平米,拥有八座大型主题商厦,从体量上说,是广州甚至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服装专业市场。然而,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个华南最大服装城严重缩水,除A座有租户集中入驻外,其他物业几乎仍处于空置状态。不过,就是这么一座招商尚算成功的商场,23号下午却突然遭遇断电,里面的租户在正常交租的情况下,却收到了24日中午前必须搬离的通知。

  南都记者到达现场时发现,A座商场扶梯已经停止运作,且上梯位被人用绳子拦了起来。一二楼是格子间,全部关门上锁。三楼据说被几个大租户租下,整层设计比较统一现代,里面有男装、女装等原创服装工作室,但现在漆黑一片。

  租户们已经聚集在物业办公的行政楼前,但大门紧锁,保安则一字排在楼前。据租户们介绍,23日下午,服装城突然断电,直到记者采访时仍未恢复。该项目此前也有多次间歇停电情况发生,已给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带来不便和损失。

  据一家服装设计企业毛姓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从9月至今,累计停工已达17天,本来一批11月交付的订单,至今还没完工,只能拖到12月,该公司面临双倍罚款。而一位专门做设计的姜先生也表示,由于电脑不能开机,工作只能暂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约好的客户也只能推掉。另一位做女装的陈小姐则表示,入驻时,工作间装修花费上百万,如果搬迁,可能损失惨重。不仅如此,经常性停工也影响了租户内部的员工情绪。此次停电的第二天,毛先生就收到了其代班长的辞职申请。

  到底是谁拉下了服装城的电闸?在租户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张贴在多处建筑物楼下的告示。告示落款处是“广东雄峰房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内容为:“我公司为雄峰商城的产权人,依法享有雄峰商城物业,现就雄峰商城清理事宜发出通知如下:广州中川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9年12月18日,与我司签订《租凭合同》承租雄峰商城一期物业,合同已于2012年11月8日解除,现须对雄峰商城进行全面清理,任何单位、个人必须在24日中午12时退出。”

  租户们认为,此次断电很可能出自雄峰物业之手。不过,南都记者调查发现,此次维权的租户大部分从金瑞时尚(亚洲)有限公司租下的场地。雄峰、中川城以及金瑞,一件纠纷中,竟然扯出了三个BOSS,究竟怎么回事?

  南都记者联系到金瑞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郝小姐。按其说法,金瑞于2012年从中川城手中租下A座三楼,租期长达15年,在重新招商后,A座商场全部出租。如此,按照南都掌握的线索来看,广东雄峰房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应该是雄峰商城的物业所有者;中川城租赁上述项目后,将其更名为美嘉国际服装城,因此中川城应该是项目的“二房东”,以此类推,金瑞公司是A座项目的“三房东”。

  整件事中,金瑞公司及A座的小租户运作正常,按时交纳租金和水电费。真正纠纷应该发生在雄峰与中川城之间。据悉,早在去年底,雄峰就与中川城打起了仲裁官司,目前仍在等待结果,未有定论。

  根据南都记者拿到的雄峰与中川城递交给仲裁庭的律师代理意见,雄峰公司于2009年12月28日、2011年11月8日,分两次将八栋租赁房屋及场地交付给中川城。中川城接手后,推出美嘉国际服装城对外招商,随后双方出现了租赁纠纷。记者联系上中川城的代理律师万云文,据其介绍,在首期招商成功后,雄峰与中川城又签订了《备忘录》及《备忘录2》,一切纠纷正源于此。

  在雄峰递交仲裁庭的律师代理词中显示,中川城接收场地后,对外招租并收取了几百家小租户的数千万元费用。按照《租赁合同》,中川城应于2011年2月支付租金,但中川城一直欠租,直到2011年才分四次补交了部分租金。2012年8月,雄峰收回了两栋租赁场地,最终于2012年月11月底向中川城发出“解约通知”。截止到2013年12月,雄峰提请仲裁时,按租赁合同计算,雄峰认为中川城拖欠租金8000多万元。

  但中川城递交给仲裁庭的律师代理词中陈述的却是另一种情况。据万云文介绍,中川城公司与雄峰房产公司签订雄峰商城“服装专业批发市场”《房地产租赁合同》后,积极投入资金对商城进行改造,一期招商非常火爆,后因雄峰房产公司觊觎商城有利可图,对商城的经营设置障碍,中川城被迫于2010年8月21日、30日与雄峰房产公司分别签订《备忘录》及《备忘录2》,并终止了《租赁合同》,此后中川城公司不存在向雄峰公司支付租金的义务。

  目前,分歧的焦点在于双方对备忘录内容的理解无法统一。雄峰方面认为,备忘录本身不构成《租赁合同》效力的终止和变更。但中川城方面却在律师代理词中认为,“《备忘录》(1)”里已经约定:雄峰房产公司同意考虑租赁合同终止事宜,并自签订日起,已要求中川城公司(备忘录前)停止一切与美嘉服装城有关的经营活动;中川城公司当时已封存了印章、合同章,双方共同加签封条。而“《备忘录》(2)”更是约定,雄峰房产公司以2300万元价格收购接受中川城公司(备忘录前)投入美嘉服装城项目的在建工程与固定资产。同时中川城已签订的1602户租户由雄峰房产公司接收,已收取的进场费、租金等共计3708万多元全额交付给雄峰房产公司。

  既然白纸黑字,大家已经达成协议:一个给钱,一个撤场,为何还会在4年后的今天引发强制清场事件呢?

  中川城的律师代理书写到:雄峰房产公司为达到不向中川城公司退还定金2000万元及电费押金150万元及支付补偿款2300万元的目的,更为达到侵吞中川城公司(备忘录前)向1602户商户已收取的进场费、租金等共计3708万多元的目的,策划由何德雄通过潘XX名义上控股中川城公司(备忘录后),并继续以中川城公司名义经营美嘉国际服装城。两份《备忘录》签订后,何德雄于2010年12月10日与潘XX签订《委托持股确认协议书》,约定由潘代其成为中川城公司(备忘录后)的控股股东,持股比利为60%。协议书约定:潘对中川城公司(备忘录后)的经营活动必须全面听取何德雄的意见,重大事项的决议必须获得何德雄的书面同意。按照上面所说,何德雄已经成为中川城的大股东,而签署备忘录之后的中川也没有拿到退款,因此无法撤场。

  雄峰的律师代理书上也提到了这场股东变革,代理书上写到“中川城在签订备忘录后,通过更换其内部股东,继续履行《租赁合同》。”据介绍,在仲裁开庭时,雄峰代理律师强调,何德雄入股中川城,完全是其个人行为,与雄峰公司无关。另外有行业人士向记者报料,何德雄入股中川城是因为雄峰一直没收到中川城的租金,最后债转股,何德雄才成为了中川城的股东。

  何德雄是雄峰的副总经理,雄峰房产公司总经理何振成与其为父子关系。整个纠纷中,何德雄是最关键的人物。25日,南都记者分别在上下午两次致电何德雄。第一次接电后,马上转成占线。第二次一直无人接听。

  目前,美嘉国际服装城处于瘫痪状态,租户们最关心的是何时来电?“我们与金瑞签订的是有效租赁合同,不论雄峰与中川城纠纷最终有何结果,都不该受到影响。雄峰也不应用这种方式威胁到我们的正常生产经营。”被采访的租户表示,之前雄峰曾向租户们保证,会平稳过渡,可惜目前却走向了强制清场。

加盟热线:4008-278-9969

 粤ICP93687898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