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出现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

  右边是骏人杰牌牛仔裤,进价18元;左边是酷比鼠贴上自己的商标、吊牌后,标价75元一条。

  京华时报3月16日报道近日,记者接到读者举报,自称拥有六大生产基地、汇集数十名中、美两国设计精英的童装名牌“酷比鼠”涉嫌造假。记者多日暗访后发现,这个在全国有300多家加盟商的童装“名牌”,实为生产商从百荣世贸商城购进其他品牌童装,在小作坊内换上“酷比鼠”商标后,“生产”而成。目前,北京市工商部门已介入调查。

  酷比鼠是北京久凌昌盛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久凌昌盛)的一个加盟项目,除了酷比鼠以外,该公司还有浪情内衣、七彩童屋两个加盟项目。

  今年2月初,杨云(化名)在电视上看到“酷比鼠童装会馆”的加盟广告,觉得很有诱惑力,随后,她来到酷比鼠位于海淀区西三环北路的公司总部,参观了酷比鼠服装展厅。“展厅里的衣服价格都在10元到20元左右,质量很不错。而且公司承诺一旦签订了合同,我们取货都是按市场价的一折拿货,利润很大,谁能不心动呢?”杨云称:“当时在展厅看衣服的还有不少其他地方的人,他们都觉得不错,大伙就一块签了合同。”

  在交了8000元定金后,杨云回到贵州,不久,她将10万元现金汇到了公司一个私人账户上,正式成为贵州某市的代理商。

  2月19日,收到酷比鼠发来的首次铺货(交完加盟费后发的货)后,杨云顿时傻了眼:这批货发货单上写着总价是1.8万元,按照一折的拿货价计算,就得卖出18万元,杨云拿出其中一件小外套说:“衣服的价位明显比展厅中的高,这件衣服拿货价是50元,那么市场价就得卖到500元。而且这些货与公司展厅的货完全不一样,衣服质量很差,包装简陋,还有很多衣服脏乱破损。”

  杨云的店铺在一家商场内,商场负责人见到了这些服装后,觉得质量太差,不允许杨云将货引入商场。她被逼无奈,3月5日,她来到北京总部要求解除合同。公司负责人陈经理只同意调换货物,拒绝解除合同。

  杨云仔细检查这批货物时发现了一个疑点,酷比鼠服装上缝的商标针脚不匀,而且商标上还有两种颜色的线和其他空针眼,“感觉就像剪掉别人的商标后没有将线头完全清理干净。”而带有夹层的衣服,必定其中一个袖子的针线脚是朝外的,说明袖子是被拆开后再缝起来的。杨云认为:“夹层衣服要想将商标缝上去,就必须拆开一边袖子从里面缝标。”

  酷比鼠的其他加盟商透露,经常发现衣服领口是酷比鼠的商标和吊牌,而袖口和其他的地方却是其他品牌。

  根据业内人士提供的线日中午,记者以进货商身份来到“酷比鼠”的进货地点——百荣世贸商城地下一层童装批发市场。询问了几家商户后,找到了酷比鼠供货商之一王喜光(化名)。

  王喜光称,酷比鼠是他的老客户,自己从去年开始供货。“他们生意现在做得很好,每天都会来百荣进7万元左右的货,每次都是派一辆商务车来拉货,一天得拉一两趟。”

  对于酷比鼠的内幕,王喜光了如指掌:“他们不是自己做出来,是在库房中偷偷将其他牌子的商标剪下来,换上自己的商标。我们店内的好多品牌他们都收过货。我们这里的货一般都是从广东、福建低价批进来的,都不算什么大牌子,他们也不会冒充名牌,所以风险不大。”

  王喜光还提供了一些酷比鼠的商业经:“他们将我们店里童装款式拍好照片传到网上去,加盟商直接在网上点货,酷比鼠将其汇总后发传真来订货。”随后他拿出了酷比鼠当日传真过来的订货单,上面标明了货号、颜色、数量,共30多个货号。王喜光称,一件衣服的价位是10元到20元,酷比鼠卖给加盟商的价格是30元到40元,市场价格由加盟商自己定。

  中午12点,酷比鼠的一位女采购员来到该店进货。记者以想开童装网店的经销商身份与她攀谈,她透露了酷比鼠的内幕:“要想开起这么一家网店,起码需要两百万,首先要在全国各地的电视台、报纸杂志上打广告宣传。我们已经经营好多年了,公司有70多名员工,有专业的经销、客服、采购人员。”她还特别强调,要有特别圆滑的客服人员,挡住那些“扯皮”的加盟商。

  “我们展厅的货一般是好货,如果加盟商要求进展厅的货,就借口已经断货搪塞。我们的库房将加盟商选货点和加工换标点分开,中间一定要有一段距离,不然容易穿帮。货物运回库房后,先将衣服的领标和吊牌剪下,再用缝纫机将酷比鼠的商标缝上,加上吊牌。一个酷比鼠的商标吊牌制作需要5角钱的成本,需要十几个人分成几个小组,包括剪标、贴标、重新包装、分类登记。分工操作起来挺快的,我们每天能做出几千件酷比鼠牌子的服装。”

  当记者询问能否前去“观摩取经”时,对方脸色一变立马拒绝,“我们连工作人员进去都不让带包的,你怎么可能进得去,绝对不可能。”下午1点,酷比鼠的其他两位员工来到店铺,将货物取走,共两大袋衣服约30来件。

  根据加盟商所提供的地址,酷比鼠加工点在海淀区六里屯,12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酷比鼠库房所在地,却发现院内空无一人。该库房的房东王先生称,去年他将库房租给久凌昌盛,平时该公司的管理人员都拒绝他入内。奥运期间,王先生以检查库房消防为由,强行进入库房,发现库房内十几名女工正在换标,“1000多平米的库房左边是加盟商选货的地方,右边一块地方是加工换标的地方,中间由几块木板隔开。在右边库房将货物缝上自己的标签,再分类铺在右边库房的地上。”

  在左边库房的墙面上,依然贴有各项货物的编号。右边库房有几个大型的灯管,以增加库房亮度。大库房旁还有酷比鼠的货品展厅,布置精美。王先生说:“一般加盟商来选货的话都是到展厅看好编号,工人就去库房点货。”

  王先生称,发现这些违规行为后,他就不再租库房给对方,去年10月,加工点搬走了。

  12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久凌昌盛,称想加盟,希望去库房看看货,但是对方坚持称,得先签订合同才能看货。下午4点,一位加盟商提供了最新库房地址:大兴区西红门寿保庄兴顺工业区七条24号。

  记者按地址找到了酷比鼠的库房,库房门牌上写着:久凌昌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流中心。从大门的门缝中可以看到一辆商务车停在院内,铁门虚掩着,上面用一张白纸写着告示:库房重地,非工作人员严禁入内,工作人员严禁带包入内。库房墙壁上还贴着酷比鼠和浪情内衣的海报。

  趁库房院内无人之际,记者潜入院内,将虚掩的铁门推开一条门缝,只见4名女工正在工作台附近,将已换好标签的衣服重新装袋,而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正在做登记,并按顾客订货单上的编号报号方便女工分类。随后记者被发现,只能迅速撤离库房。

  据了解,目前北京已有十几家酷比鼠店,并不断有新的人加盟。13日中午,在酷比鼠红庙店,十多平方米的店面内顾客络绎不绝。老板称:“酷比鼠是一个美国的牌子,很有名的,在北京有十多家专卖店。我这家店是去年开业的,生意挺好,每天能卖30来件。”在这家店内,货号为X-363的牛仔裤售价75元一条,而在百荣世贸商城,一条型号、款式一模一样的裤子,商标标的却是“骏人杰”,从批发市场拿货的价格是“一手”4条共72元,每条只售18元。

  购买酷比鼠上衣的张女士说,她是给5岁大的女儿买的。“她喜欢这个牌子上的小老鼠。这个牌子虽然有点贵,但我看它有自己的专卖店,而且店主说是美国名牌货,我就放心买了。”当被告知酷比鼠是换标生产的后,张女士不敢相信:“不可能吧,我都买了好几件了,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怎么能这样欺骗消费者呢?”

  海淀酷比鼠店的店主周女士称,自己是去年4月加盟的,目前衣服卖得还不错,但酷比鼠拿货价太高,利润空间不大。

  酷比鼠在自己的网站上宣称,公司拥有六大生产基地,汇集了数十名中、美两国设计精英,是“迪士尼”、“红黄蓝”、“西瓜太郎”等国内外十几家著名童装品牌的指定生产基地。昨天下午,“迪士尼”、“西瓜太郎”的负责人均表示,不知道酷比鼠这个品牌,也未与其有过合作。

  在酷比鼠网站上,有童星魏靖坤的很多照片,宣称他是酷比鼠品牌的代言人。魏靖坤在2006年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周冠军比赛上获得亚军,2006年“超级少年”全国年度总冠军,是国内人气很高的小童星。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魏靖坤的发言人,对方称,2007年底,魏靖坤的确代言过酷比鼠,但2008年年底已解除合同,魏靖坤的家人曾多次要求酷比鼠撤下其照片,但酷比鼠一直未履行。

  13日下午两点,接到记者举报后,大兴区西红门工商所十几名工作人员赶到酷比鼠的库房。

  整个库房面积约有1600平方米,库房南侧有一个酷比鼠展厅,是加盟商选货的地点。主库房中摆满了分层货架,每个货架上都标明型号,摆满了已经贴好商标的衣服。库房门口堆放着十多袋的衣服,每袋都装有上百件服装,上面写着将要运往的加盟商地址,包括贵州、河北等全国各省。

  在主库房北侧一个小房间,门上用布帘掩盖。门帘后藏着一个30平方米左右的小作坊,这里就是酷比鼠换标的加工地点。当工商人员进入小作坊时,3名女工急忙将缝纫机上的商标往怀里藏,多名女工赶紧将地上的商标打扫到角落中。在缝纫机旁边,有两大箱已经被剪下商标的衣服,一捆一捆扎起来,上面都标明了衣服型号;在缝纫机后面的分层货架上,工商人员发现了几十盒酷比鼠准备贴在领口和裤头的小布标,每盒都有上千个;离门不远的一个分层货架上,则堆满了酷比鼠的吊牌。

  房间中间有一张大桌子,围着十几名女工,正将已经缝好商标的衣服重新装袋。房间右侧放着两个大型编织袋,里面放满了被剪下来的其他品牌的领标和吊牌。

  除了酷比鼠外,久凌昌盛另一加盟项目浪情内衣也在此处进行换标处理,在现场还有很多已经被剪下标签的内衣正待贴标。

  随后,库房经理胡先生向执法人员承认:“我们是在百荣世贸商城的服装批发市场进的货,然后运到库房中将这些货的商标剪下,换成酷比鼠的商标。”

  胡先生称,酷比鼠商标是他们从福建厦门购买来的。其出示的公证书上标明:2008年元月8日商标注册人张秋龙将酷比鼠商标所有权有偿转让给了北京久凌昌盛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在胡先生提供的库房进货出货单上,可以看到该库房每天都有几千件服装入库出库。在加盟商名单上,有300多家来自全国各地的加盟商,每个人的加盟费由2万到16万不等。

  胡先生表示,他们加盟的项目叫“酷比鼠童装会馆”,所谓会馆,就是允许将其他品牌的衣服一同拿来销售。对于换标原因,胡先生一直坚称:“是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并非我们自己愿意换的。”

  工商人员在剪下的一大袋商标中,找到了多个已注册的商标,包括七宝童、非凡奇童、旺仔童装、贝贝旺等。大兴区西红门工商所高所长称,目前暂无法查封此库房,因为举报人是加盟商,而非被剪商标的商标所有人,工商所将和这些商标所属厂家联系,如果他们并未授权给酷比鼠更换商标,酷比鼠就侵犯了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就是所谓的“反向冒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时,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专门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并可处以罚款。

  高所长表示,已责令久凌昌盛公司法人代表刘柏海于今天上午到西红门工商所接受调查。因久凌昌盛公司所在地是海淀区,加盟商与之签订合同都是在公司内部,高所长称,海淀区工商分局将介入调查酷比鼠加盟情况。

  百荣世贸商城地下一层管理办公室负责人秦女士称,他们事先并不知道酷比鼠进货后进行换标,而且商户将商品销售以后就无需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工商局证实此情况属实,他们将通知地下一层所有商户不再和酷比鼠合作。

  昨天上午,记者联系了石狮市旺仔服饰机绣有限公司的国内营销部齐经理,她称,贝贝旺和旺仔童装都是他们公司的注册商标,但他们从未授权酷比鼠将自己的商标剪下换成酷比鼠的商标出售。“酷比鼠已经侵犯了我们注册商标专用权。”对于此事,他们将进行调查,情况属实后他们将向北京市工商局举报。

  反向冒充:是指在商品销售活动中将他人在商品上合法贴附的商标消除,换上自己的商标,冒充为自己的商品予以销售的行为。在我国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已经出现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擅自将其在商品上使用的注册商标去掉,换上自己的商标后投入市场销售的现象。这种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对生产者、提供者产生误认,对注册商标有效地发挥其功能和商标注册人的商品争创名牌也造成了妨碍。

加盟热线:4008-278-9969

 粤ICP93687898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