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逞的才能被发现

  中国女扮男装的历史源远流长,有文字记载的可追溯到夏朝。有史可考的、最早好穿男服的女子是夏桀的宠妃妺喜(亦作末喜)。妺喜与妲己、褒姒、骊姬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妖姬,妺喜有三个癖好:一是笑看人们在规模大到可以划船的酒池里饮酒;二是笑听撕裂绢帛的声音;三是喜欢穿戴男人的衣帽。《晋书·五行志》说:“末喜冠男子之冠。”不仅如此,《列女传》还记载:“末喜者,夏桀之妃也。美于色,薄于德,乱孽无道,女子行丈夫心,佩剑带冠。桀既弃礼义,淫于妇人。置妹喜于膝上,听用其言,昏乱失道,骄奢自恣……”从中可知,妺喜不安心于后宫生活

  无论是替父从军的花木兰,还是乔装男子、读书三载的祝英台,在史书上都未见记载,所以,其真实性尚待考证。不过,史书上的确记载过一些女扮男装的实事。

  中国女扮男装的历史源远流长,有文字记载的可追溯到夏朝。有史可考的、最早好穿男服的女子是夏桀的宠妃妺喜(亦作末喜)。妺喜与妲己、褒姒、骊姬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妖姬,妺喜有三个癖好:一是笑看人们在规模大到可以划船的酒池里饮酒;二是笑听撕裂绢帛的声音;三是喜欢穿戴男人的衣帽。《晋书·五行志》说:“末喜冠男子之冠。”不仅如此,《列女传》还记载:“末喜者,夏桀之妃也。美于色,薄于德,乱孽无道,女子行丈夫心,佩剑带冠。桀既弃礼义,淫于妇人。置妹喜于膝上,听用其言,昏乱失道,骄奢自恣……”从中可知,妺喜不安心于后宫生活,像男人一样装束,并且常常过问政治。

  春秋时齐灵公喜见身边的妇女作男子装扮,于是媵妾侍婢均穿男人服装、戴男人装饰。国中妇女则纷纷效仿,都城满目皆是男装女子。后来齐灵公又觉得不顺眼了,于是下令禁止民间女子穿着男服,唯独宫女照常是男子打扮。民间女子对灵公的做法不满,仍然喜穿男装。灵公十分生气,下令凡见男装女子就撕裂她的衣服,剪断衣带,给其难堪。但还是有少数女子不怕凌辱,照旧穿男装。上大夫晏婴深知强迫改装行不通,便向灵公建议:若要禁令通行,最好先从宫内做起。如果宫中妇人都穿女子的服装,民间女子的男装打扮就会不禁自绝了。灵公按照晏婴的主意办,果然,女子爱好男子装束的风潮就过去了(《晏子春秋》卷六)。

  南朝梁沈约编撰的《宋书》记载,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第九子晋熙王刘昶企图谋反,结果事情泄露,刘昶只好仓皇出逃。而出逃时,刘昶的小妾吴氏就穿上了男人的衣服,女扮男装,骑着马跟着刘昶逃向了外地。吴氏的女扮男装不是为了保家卫国,也不是为了寒窗苦读,而是为了逃命。

  据《南史》记载:齐朝东阳地方,有一个名叫娄逞的女子,知书识礼,懂围棋。为了下棋,娄逞如同木兰一般,女扮男装与达官贵人交往,此举足以说明这女子不是平庸之辈。果然,娄逞的才能被发现,她被任命为扬州议曹从事。可惜,后来人们发现了这位从事大人是位乔装打扮的女子。齐明帝一道圣旨,将其遣送还乡。由于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女子学棋十分不易,娄逞是勇敢的,她是我国史书上记载的第一位女棋手。

  《北史》记载,北魏攻北燕,北燕国主冯弘不能抵挡,便向高句丽求援。在高句丽军的保护下,冯弘摆脱了北魏军的追击,从龙城(辽宁朝阳)逃到了高句丽治下的辽东。魏太武帝令古弼带兵去讨伐冯弘,冯弘则组织队伍应战。值得一提的是,冯弘让家里的女人全部女扮男装、着盔甲居其中。后来,这些精壮的“士卒”们向东投奔高句丽去了。

  唐朝前期是妇女着男装的盛行时代。据《书·五行志》记载,一次,唐高宗和武则天举行家宴,他们的爱女太平公主一身男性装束,身穿紫衫,腰围玉带,头戴皂罗折上巾,身上佩戴着边官和五品以上武官的七件饰物。太平公主喜爱男装,并不偶然。一是她的性格像男人,故喜着男服;再一个,她是一个“多权略”的女子。据《旧唐书·太平公主传》载,“军国大事,事必参决,如不朝谒,则宰臣就第议其可否。”她为了更好地施展政治才能,便以男装助其威仪,只是她的结局很惨——玄宗终不能忍,“乃诛其党,赐死公主。”

  《唐书》记载,唐有一名叫谢小娥的女子,她父亲和丈夫被恶贯满盈的盗贼申兰、申春兄弟俩给杀害了。谢小娥便偷偷地女扮男装,来到仇人家,瞅准机会杀了仇人。《太平广记》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唐朝的张詧是汾阳王郭子仪的下属,其妻赵氏的相貌与其极为相像,张去世后,赵氏就穿上了丈夫生前的衣服,自称是张詧的弟弟,去见郭子仪。郭子仪非常高兴地接收了赵氏,并让她接替了张原来的工作。后因赵氏才干出众,竟然做到了御史大夫一职。郭子仪去世后,赵氏辞职回到老家,重新换上女装,后嫁给一个姓潘的男子。

  另据《书·后妃传》,唐武宗妃子王氏,善于歌舞,又曾帮助武宗获得帝位,故深得君王宠爱。武宗畋猎时,王妃穿着男服并骑而行。因为与武宗的身段相似,远处的人们竟分不出彼此。后武宗欲立王妃为皇后,宰相以妃子家寒、无子为由反对册立,终未成。

  黄梅戏《女驸马》虽然属于文学作品,但冯素贞这一人物却并非凭空想象,她的原型叫黄崇嘏。黄崇嘏,临邛(今四川邛崃)人,父亲曾在蜀中任使君,她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工诗善文,琴棋书画,无一不精。12岁父母亡故,后家境清寒,与老保姆相依为生。成年后常女扮男装,四处游历。公元888年,因被诬为纵火人,写诗向知州周庠伸冤,得其赏识。获释后,经周庠推举,代理司户参军一职。周庠见黄崇嘏英俊多才,三十尚未成家,就主动提出把女儿嫁与其。无奈,黄崇嘏只能告知实情。周庠“益嘉其贞节”,赠送了一笔生活费,让她辞官归乡里。后来,金元杂剧《春桃记》、明代徐渭杂剧《女状元辞凰得凤》,均记黄崇嘏中状元之事。明代杨慎的笔记《杨升庵外传》亦记有此事,这些戏曲、笔记的主要内容大体相同。

加盟热线:4008-278-9969

 粤ICP93687898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